Amone

我好菜,你为什么要关注我。

“人性分解”


请高亮度观看为佳。

是个新笔刷的适应练习x

【spn】温彻斯特们窥见了一个吻

写在前面:在这篇文章的情景里,meg更早地迈出了她的那一步,而当前的dean则对cas还尚不愿多想。

很遗憾meg的爱对于他的故事来说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正文:

温彻斯特们坐在他们租来的房间里互包伤口。


他们对付了一群狼人,在揍翻它们的同时也挨了一顿揍,伤口处于严重与擦伤之间,迪恩拒绝呼叫卡斯迪奥。(“我们能搞定这个,我们往常就可以。该死的,你不能因为认识了一个动动手指就能治好你的小翅膀就生疏你的技能。别当个天使婊子,萨姆。”)


当萨姆对他哥哥指出——他觉得分明他言之有理—— 一个拥有治愈能力的天使所能提供的帮助,显然可以帮他们避免为期一周及以上的腰酸背痛,以及——并且最为重要的是,背部无法碰到的地方有好几条伤口因为愈合而发痒时,迪恩愤怒地瞪了他弟弟一眼,好像萨姆说的不是拜托卡西迪奥帮个忙而是要复活露比。


“哦,谢谢你的高见,我可不想去烦他。”


萨姆皱起眉头,整张嘴因为他哥哥的臭脾气张成一条震惊的窄缝。


出于报复,当轮到迪恩转过背去,让萨姆处理他背上的伤口时,萨姆抓住机会冲他结束工作的那块皮肤——纱布,药膏,牙线,和下面被缝合的抓伤——拍了一巴掌,并在他哥哥带着一脸“你他妈完蛋了”的怒火转过头来时摆出标准的“bitch face”,准备好了来一场兄弟之间传统解决矛盾的口舌战争——


有东西撞翻了他们堆满刀枪和空酒瓶的桌子,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谢天谢地并没有玻璃瓶让地面满地开花,只不过是有几把刀掉在了滴上了血的地面上。不过隔壁屋的住客还是锤起了隔板(“说真的!老兄!你们能不能他妈的消停一点!”)。


温彻斯特兄弟瞪着这个超自然移动到房间里来的不速之客,其中年幼而块头大的那一个手里只拿着牙线,另一个则有一块毛巾,而毛巾不幸已受命为年长几岁的温彻斯特哥哥捍卫胯下尊严。


好在,来者并没有用她的超自然魔力把手无寸铁的兄弟俩丢到墙面上摊饼,事实上,金头发的不速之客只是扛着她肩膀上那一团熟悉的风衣与风衣主人,眼神恶狠狠地环顾了一圈男孩们肮脏廉价的蜗居场所,脸上带着血,高高扬起的眉毛上粘带的那部分已经板结成了痂。


梅格带着她惯常的,恶魔的,仿佛种族特征式的不耐烦,冲还没来的及从床上跳起来或者开口咆哮的两兄弟讽刺道:“看我捡到了什么?物归原主,不用客气。”




卡西迪奥受了伤。


毫无疑问,这可真是意料之外。


慌忙地,兄弟俩挤挤挨挨地为梅格让出空间,梅格从她站的地方挪了两步,把卡西迪奥的身体放在萨姆的床上。天使僵硬地陷在软绵绵的床垫里,几乎没有转转眼睛。从卡西迪奥的表情上来看,他似乎感觉挺疼,天使好像没办法就这样轻轻松松治好他自己的伤:他看起来很凄惨,鼻梁和颧骨上豁开了深口,血流的满脸都是。


萨姆举起手里的酒精想要凑过去帮忙,梅格半途拽走了他手里的工具。


两个温彻斯特同时扬起了眉毛。


“你?”萨姆说,“我以为恶魔从来不会包扎伤口。”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甜心。”梅格摆出懒得分出一个眼神的态度驱赶他,自信并一副“情况当然在掌握中”的拧开了酒瓶。


在三个人的注视下,酒精浇到卡西迪奥的脸上,梅格一下倒出太多动作而且太猛,有一些流到天使睁的圆圆的眼睛里。卡西迪奥剧烈地瑟缩了一下,迪恩猛然往前挤去扶起还在倒出酒精的瓶口:“噢哦,轻松!猛男!”


梅格吓了一跳,一脚踩在迪恩的光脚上,迪恩跳了起来,萨姆被哥哥撞开,一屁股跌倒在迪恩的床上。


紧接着是一段混乱而尴尬的沉默,萨姆清了清嗓子,从床垫边缘半滑溜地站起来,终结了梅格这场失败的尝试:“呃,我来对付这个,对,给我。”




包扎好最后一条血淋淋的伤口,萨姆和迪恩把梅格留在萨姆的——现在是卡斯的床边,他们走到房间的另一端,准备讨论当下的处境。


他们对能把一个天使揍成风衣宝宝的生物毫无头绪:据他们所知,只要方式正确,踢爆主的使者的屁股不算什么尤为难的大事。


在不经意的一个瞬间,迪恩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房间里那对奇异和谐的天使与恶魔,下一秒就震惊地微微张开了嘴:


梅格俯下身,温柔地吻了吻卡西迪奥的嘴唇,而且迪恩敢发誓,卡西迪奥绝对将他的那只天使的圣洁小手放在了梅格支撑于床铺的手背上。


这对于迪恩的世界观来说有点太超过了,以至于迪恩几乎没在听他弟弟说了些什么。


“——所以,今天晚上轮到你睡沙发了。而且你猜怎么着,我打算先洗澡。”


迪恩眼睛紧紧盯着梅格反握住卡西迪奥的那只手,心不在焉地发出了赞同的附和声。


“迪恩?”萨姆问道。


当哥哥的这才猛然惊醒。


“什么?噢!你去吧,没人拦着你享用热水,猛男。洗你的澡去吧。”


萨姆深表怀疑地撇了撇嘴,抓起浴巾钻进浴室。迪恩看着梅格对卡西迪奥轻言细语了几句后抽出手,向他走来。


“嘿,”迪恩吹了一声口哨,话没过脑子,冲撞地就问出了口,“我看见了。你知道,就只是好奇,一点点好奇。他亲起来怎么样?”


梅格咧开嘴懒洋洋地笑了。


“哦,你为什么不自己试试看呢?亲爱的。”


下一个眨眼,金发的恶魔就像一错眼的幻觉,从迪恩眼前溜走了。


end.

“Hello,Dean.”


站立于同类们身前,握着天使之刃的天使如是说。